央行“全面+定向”降准三大深意解读 断言资本外流尚缺乏依据

作者 皇冠现金网 来源 博彩网 浏览 发布时间 2017年01月17日

  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央行昨晚宣布,从今天(150420)起下调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在此基础上,对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并统一下调农村合作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至农信社水平;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可执行较同类机构法定水平低0.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

  央行降准有何深意?

  结售汇出现逆差是否说明资本流出?实现资本可兑换如何防范风险?如何看待中资企业海外债务风险?针对近期市场关注的热点问题,国家外汇管理局在26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做出回应称,断言资本流出缺乏数据支撑。目前正在考虑QFII和RQFII制度的改革,比如考虑资金进出的便利性以及突破10亿美元额度的上限。

  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2015年1至2月银行累计结售汇逆差254亿美元,有市场人士担心我国有跨境资金大规模流出。对此,外汇局综合司司长王允贵表示,2014年8月到12月份,跨境收支确实出现了一定的净流出,但今年一二月份情况出现了反转,从监测数据来看,跨境收支依然是净流入。

  尽管之前有市场机构预测,近期降准势在必行;但消息一出,仍旧引发市场的强烈关注。今年2月4号,央行曾降准0.5个百分点;现在央行继续“全面+定向”降准,有何深意?

  多位经济学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普遍认为,这次降准在意料之中,但也有大大超出预期的地方,就是这次直接降了1个百分点,力度很大,而上次降准1个百分点还是在2008年11月26号,其余几次降准都是下调0.5个百分点。这充分释放出信号,就是为了结构调整,进一步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三大深意贯穿始终

  具体来看,有三大深意。一是进一步提供适度的流动性,稳定社会预期,增强市场信心。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表示:保持流动性的稳定是货币政策的目标之一;一季度所反应出来的情况,M2增速有所回落,比去年同期低了0.5个百分点。究其原因,外汇占款的同比少增,可能构成货币供应量增速回落的重要因素;少增了多少?1.04万亿。那么,为了稳定基础货币,保持未来一段时间总体货币供应量的平稳适度增长,所以在此时此刻降低存款准备金率。

  第二个深意与地方债有关。今年初,财政部下达了1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存量债务额度。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此时降准,有利于推进置换1万亿地方性债务的落实,减轻地方政府负担。

  第三个深意,更是着眼于对金融系统和实体经济的影响。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这次降准有利于增加商业银行长期低成本资金,减轻银行系统负担,提高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

  目前银行新增的负债的成本已经在5.2左右,如果在缴完存准率之后,银行的资金成本已经接近6%,而总理在上周考察的时候,说我们目前企业利润率只有5%左右,那银行的资金成本已经是6%了,如果不降存准,就导致银行没有办法把降低融资成本真正地落到实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庆认为,更充裕的流动性也将进入股市,进而通过股市,提振实体经济。

  定向降准为哪般?

  除了全面降准,这次还继续实施了“定向”降准。央行宣布,在此基础上,对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并统一下调农村合作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至农信社水平;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可执行较同类机构法定水平低0.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认为,这一轮定向降准,目的是支持当前国民经济中的薄弱环节。

  数据显示,一二月份跨境收入减去跨境支出之后的净流入是551亿美元,同比增长38%,其中在货物贸易项下净流入449亿美元,同比增长5.6倍。

  对于银行结售汇前两个月出现的逆差,王允贵认为,这是由于很多出口收入没有结汇,而是变成了外汇存款。也就是说,企业和个人为优化资产负债表的币种结构,增加了美元资产持有,并不是资金流出了境外。

  王允贵还举出一组数据加以佐证,一二月份出口收入换成人民币的比例大概下降了10个百分点,企业和个人的外汇存款一二月份增加了639亿美元。另外,一二月份海关统计的货物贸易顺差是1206亿美元,同比增长11.8倍;实际利用外资225亿美元,同比增长17%,两项合计超过1400亿美元,国际收支基础数据也是不支持资本流出说法。

  “总体来看,断言资本流出缺乏数据支撑。”王允贵表示。

  针对最近有外媒报道称QFII和RQFII准进入机构投资额度将由审批制转为备案制的传闻,国家外汇管理局资本项目管理司司长郭松26日在外汇局例行发布会上并未给予正面回应。不过他也表示,正在考虑QFII和RQFII制度的改革,比如考虑资金进出的便利性以及突破10亿美元额度的上限。

  根据外汇局此前的规定,单家QFII申请投资额度每次不得低于等值5000万美元,累计不得高于等值10亿美元。2012年12月,外汇局放松了对QFII额度的限制,规定主权基金、央行及货币当局等机构投资额度上限可超过等值10亿美元。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外汇局26日最新公布的QFII、QDII和RQFII投资额度审批情况表,富达基金(香港)有限公司于26日获得12亿美元的QFII投资额度,这是除主权基金、央行及货币当局等三类机构之外,首家市场化机构突破10亿美元的QFII额度限制。

  不过,针对突破10亿美元上限是否为制度上的改变的问题,郭松则表示,“制度的改变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

  截至26日,外汇局累计批准721.49亿美元QFII额度,累计批准899.93亿美元QDII额度,累计批准3298亿元人民币RQFII额度。

  郭松当日还表示,在40多项资本项目交易中,能够达到部分可兑换的已经达到85%左右。在实现可兑换路程上只剩下“最后一公里”。

  陆磊:定向针对的是村镇银行、农信社、农科行、农发行,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要实施有针对性的、面向小微企业、三农、重大水利工程等我们国家经济运行当中薄弱环节的信贷支持。也就是说实体经济有总量有结构,那么通过这个政策,它的意图和未来的目的和达到的效果,都要确保金融和实体经济更加密切结合。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立群认为,通过对资金的定向引导,有利于商业银行资金更多地向三农或者小微企业来对接;对于支持产业结构调整、实体经济的转型升级,都会发挥更准确的作用。(记者陈玺宇 丁玲娜)

  而针对市场比较关注的资本项目可兑换后是否会增大资金外流风险的问题,郭松则表示,很难确定资本项目完全可兑换之后,一国到底是资本流入还是资本流出。在改革过程中,需要不断试探、不断完善改革方案。从现在来看,我们的方案和相关的改革步骤应该都是切实可行的。“在这个过程中,会把风险的问题、资本流出的问题当做重中之重去考虑,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而个别主体在资本项目可兑换过程中风险防范措施不到位,应该由市场按照产权清晰的原则来进行确定。”郭松说。

  近期在美元升值的背景下,有市场人士担心中资企业的海外债务风险问题。对此,郭松表示,截至去年9月份,我国的外币债务余额是8948亿美元。“目前我国外债总体水平是合理的,相对于我国3.95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说,8900多亿美元的外债国家层面绝对有能力偿付。从总体上来看,目前中资企业外债风险可控。”记者 张莫

六合彩图库http://www.99v.org/

  转载注明:文章均为澳门百家乐原创,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bjyshxx.com/bcw/3776.html